中行流仓信息门户网

首页 > 财经 > 东方金诚屡因灰色操作被点名 债市10家评级机构多家存管理漏洞

东方金诚屡因灰色操作被点名 债市10家评级机构多家存管理漏洞

作者:匿名 热度:3108 时间:2019-10-28 13:35:39

一方面是“狼来了”,另一方面是“内功不足”。近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的自律处分信息显示,东方金城国际信用评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城”)作为信用评级机构,因个别发行人发布的评级报告数据计算不准确,网站披露的评级模型信息不完整,给予东方金城训诫谈话处分,并责令彻底整改。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10家从事债券市场信用评级的机构经常暴露出各种违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国内信用评级行业也受到国际评级机构的影响。穆迪、标准普尔和惠誉都在中国设立了全资子公司。今年7月,标准普尔(中国)给出了第一个发行人信用评级。业内人士表示,面对国际评级机构在资本实力、业务创新、管理模式和技术积累等方面的优势,如何挖掘国内评级机构的内部潜力,增强自身竞争优势,规范行业健康发展,缓解国外竞争压力也成为需要考虑和防范的问题。

东方金城被协会多次命名。

近日,交易商协会2019年第十次自律会议审议决定显示,在提供债务融资工具相关评级服务的过程中,信用评级机构东方金城违反了以下与银行间市场相关的自律管理规则:一是单个发行人发布的评级报告数据计算不准确,内部三级审核未发现错误,内部质量控制未得到妥善实施。二.2019年2月向协会提交的注册申请材料和2019年3月东方金城网站披露的评级模型信息不完整,城市投资企业“业务类型”的相应得分不包括二级调整选项。随后,东方金城进行了补充提交和披露。

根据自律信息,根据相关自律规定,经过2019年第十次自律会议审议,东方金城进行了诫勉谈话,并责令对此次事件暴露的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的整改。

这是今年再次被证券业协会和交易商协会命名的东方金城。今年第二季度债券市场信用评级机构业务运行和合规性报告显示,东方金城在项目评估阶段缺乏有效的流程管理和合规性控制,没有记录项目评估会议,部分环节没有建立有效的内部控制制度和合规性监督流程,不利于评级业务全过程的合规性监督管理。在信息披露方面,东方金城没有按照评级报告中披露的方法在个别评级项目中计算重要的财务指标。在信息系统建设方面,东方金城在评级项目建立和三级审核的运行管理上没有实现信息化,不利于相关链接时间的确定和数据的保留。

回顾经销商协会自律处分的历史,评级机构大公信用在上次自律处分会议上被点名并受到处分。由于相关员工为被评估企业提供了大量咨询服务,在调查取证过程中提供的许多文件材料中存在虚假陈述和虚假信息,受到严重警告,进行了全面深入的整改,并暂停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市场相关业务一年。

今年3月,中国证监会宣布2018年证券评级机构现场检查工作,东方金城也在被点名处罚之列。

当时,中国证监会组织多家证监局,会同沪深交易所、证券业协会、交易商协会对七家证券评级机构进行现场检查。检查结果表明,部分证券评级机构存在四大问题。首先,缺乏利益冲突的防范机制,证券评级业务的开展违反了独立性原则。第二,评级质量控制不到位,评级升级没有客观依据。第三,跟踪评级制度没有落实到位,没有关注被评估对象的重大变化,跟踪评级没有及时启动。第四,资产证券化项目尽职调查不足,现金流预测不审慎。

对此,北京证监局已对大公信用采取行政监管措施,责令限期一年内整改。整改期间,不得承接新的证券评级业务,不得更换不合格的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向东方金城发出监管警告函。上海证监局向上海新世纪和中国诚信评估发布监管警告函。

信用评级机构的质量需要提高

事实上,东方金城并不是国内信用评级市场上的“差生”。在经销商协会发布的2018年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信用评级机构市场化评估结果公告中,东方金城在业务质量、评级结果质量、评级报告质量和评级服务质量方面排名第三,仅次于中国国际信贷和上海新世纪信贷两大行业领先者。

中国数据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的几个主要评级机构已经发展得相对成熟。中国信用、联合评级、大公、新世纪、鹏远五家评级机构的市场份额分别为33.41%、29.28%、15.73%、14.97%和3.39%,合计96.78%。市场份额稳定。投资者-代理合作关系已经建立,他们更加依赖和熟悉这种关系。

根据华岩的数据,中国的债券信用评级普遍较高,a股占比最大,2017年约占53.5%,总体分布非常集中。以金融债券为例(金融业发行的债券比例为80.84%,以此为例),截至2017年7月19日,aaa级占73.12%,较2014年底上升25.16%。总体分布更接近aa+ aaa级,信用等级泡沫越来越严重。此外,国内信用机构的评级低于国际信用机构,这使得评级对象的风险等级难以区分。不同信用等级的企业被划分为同一个等级,会给后续债券定价过程带来困难,难以形成差异化的市场利率,影响投资者对风险的预期判断。

“一方面,中国作为世界第三大债券市场,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在深化金融改革和对外开放的过程中,更多的海外评级机构将利用这一政策进入中国充满活力的新兴市场。另一方面,我国评级市场的评级机构起步晚,数量少,方法落后,难以满足我国债券市场乃至整个金融业信用评级标准发展的要求。”盘古智库的高级研究员潘和林写道。

截至2018年12月底,在中国人民银行注册的企业信用评级机构共有96家,其中93家在信用市场从事信用评级,10家在债券市场从事信用评级,7家同时在债券市场和信贷市场经营。

从今年关于债券市场信用评级机构业务运营和合规性的报告来看,中国国际信贷业的领军企业中国国际信贷在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面临诸多发展问题。例如,评级结果对被评估对象的信用风险预警功能薄弱;评级结果的合理性差,评级质量控制不足。调查和访谈工作不到位,自律规则没有得到严格执行。评级报告信息披露不足等。其中,中承信国际和联合信贷被提出。在一些评估对象被默认后,它们的等级显著降低。一些评估对象在默认设置前六个月保持甲级及以上。评级结果未能及时反映被评估对象的信用风险水平,对被评估对象的信用风险暴露较弱。中国诚信国际对一些项目的评级模型评分结果进行了升级,但调整的原因已经反映在评级模型中。评级操作不审慎,评级结果依据不足。中承信国际的个人跟踪评级项目没有采访被评估对象的实际控制人和重要子公司的负责人,也没有说明原因和采用替代调查方法。

第二季度,中国信用国际与东方金城一起指出了评级项目评估、评级报告质量和信息系统建设方面的诸多漏洞。

潘和林指出,自2017年以来,通过对外开放信用评级,鼓励更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外国信用评级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将对中国评级市场的现有结构产生积极影响,加速淘汰低效和非法机构,提高行业整体竞争水平,促进“鲶鱼效应”下评级市场公信力的回归,从而促进评级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然而,如何挖掘国内评级公司的内部潜力,增强自身竞争优势,规范行业健康发展,加强实践和服务质量,提高业务水平,仍然需要各机构的“内部技能培养”。

7月底,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了11项金融对外开放措施。其中,建议允许外资机构在中国开展信用评级业务时,可以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外汇债券市场的各类债券进行评级,进一步加快评级行业对外开放的步伐。

(编辑:赵金波)

 
© Copyright 2018-2019 pocopost.com 中行流仓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